首页

对中国目前所面临的经济压力的认识

张玮2019-06-29 17:51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张玮/文 当前中国经济同时面临内外双重压力,内部压力主要表现为经济增长新旧引擎的转换进入“攻坚期”,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引导下,以往依?#24247;?#20135;和基建的粗狂型经济不可?#20013;?#20197;科技创新为主的新型竞争力短时间略显薄弱;外部压力主要表现为国际环境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包括贸易摩擦、欧盟分裂、伊核问题在内的诸多政治、经济事件都对外贸环境造成影响,进而对国内企业形成负面溢出效应。

具体来看,国内部分,中国经济增长依靠的是?#24247;?#20135;支柱,尽管GDP年均10%以上,但属于“非创造性生产”,“硬实力”并不高。2015年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中国经济转型指明了道路,但实施起来并非一帆风顺,有很多“硬骨头”要?#23567;?#21069;期高增长留下很多“后遗症”需要平?#35748;?#21270;,由于国民经济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体系,各部门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就意味着政策层在对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上只能小心谨慎,切不可一刀?#23567;?#20855;体来看:

一是杠杆率失衡问题,债务频繁“暴雷”。从四部门经济模型来看,政府部门的债务提升会扩张财政赤字,加速人民币贬值,所幸近年来政府部门杠杆率相对健康;居民部门杠杆的分子端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商品房购买造成的中长期借贷,一部分是普通商品购买造成的中短期借贷?#29615;?#37329;融企业部门杠杆与固定资产投资高?#35748;?#20851;,但为了保证生产端不回落,多年来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一直趋于高位,并由此埋下了信用危机的影子;对于金融部门,如何引导?#24335;?#22238;归实体,连同防范风险一起都是长期以来监管?#26412;?#24037;作的重中之重。上述四个部门的杠杆率并非平衡,多年前地方政府举债频繁,但债务主体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地方政府直接发债,一部分是融资平台。对于四部门模型来讲,融资平台这部分不能计入政策杠杆,因为主体是“公司”名义,因此被计入非金融企业部门。地方债务高企的直接结果就是导致政府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负担加重。前面提到,政府部门的债务负担加重会造成国际评级降低,本国货币贬值,得不偿失。因此2015年以后,政策?#26412;?#30340;措施就是引导居民部门承接政府部门和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但承接空间非常有限,仅维持了不到一年时间,就不得不又将工作重点重新放在缓解居民部门负债压力的问题上。?#31185;?#21407;因,多年来地产价格攀升加大了居民中长期贷款支出,居民部门债务负担重,杠?#39034;?#25509;空间自然十分有限。正因于此,才看到2017年以来不断有抑?#39057;?#20135;价格的政策出台,目的就是缓解居民压力,为承接杠杆创造空间。但去年以来内外需减弱,企业经营困难加重,放开工?#20107;?#19981;谈,单保就?#20992;?#25104;为问题,居民可支配收入自然受到影响。

二是落后产能的安置问题,国企改革任重道远。包括煤炭、原油、钢铁等在内的重工业落后产能一直是国企改革的工作重点,也是前面提到的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高企的核心力量。之所以如此,还要回到金融结构上:多年来实行的是因商业银行为核心的间接融资体制,而债券融资和权益融资这类直接融资体制已经未能占据核心。对于间接融资体制而言,商业银行当仁不让位于核心地位,在信贷支持上存在“信贷配给”问题。经济繁荣时尚且无妨,每逢经济负担加重,商业银行往往或作出与货?#19994;本?ldquo;相反”的信贷行为,本应逆周期调节的货币投放,却往往由于“信息不对称”而带有有色眼镜。在借贷问题上对急需“?#35753;?#38065;”的小微企业避之不及,对于借贷意愿并不强的大型国企?#20174;?#32039;随其后,求其借钱。这种针对小微企业的“信贷”问题,一直成为经济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绊?#25856;?rdquo;。大型国企对于商业银行来讲是“香饽饽”,但对于以往欠债较多的僵尸企?#20992;?#35328;,地方政府和商业银行必须不?#31995;?#20026;其“续命”,才能不增加坏账。因此,国企改革推动起来困难重重,核心因素还在于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间接融资体制没有改变。这也是当前金融供给侧改革和实体经济转型的攻坚所在。

三是企业经营环境有待改善,短期利润受压缩,投资回报降低,私人部门失去投资热情。以往地产经济繁荣时,上下游产业链(包括建筑建材、家具?#19994;紓?#37117;可“分一杯羹”。当经济转型,地产“紧箍咒”不减时,再叠加外部环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频发,内外需同时减少,企业生产经营的压力也就徒增。尽管今年以来针对企业减税降费和定向货币投放不断加码,但企业利润仍旧处于回落区间,投资回报降低又进一步限制了?#25509;?#37096;门投资意愿。对于小微企?#20992;?#35328;,商业银行“惜贷”,?#25509;?#37096;门投?#39318;?#28982;而言就成了融资的重要环节。一旦私?#36865;?#36164;意愿降低,短期企业生产就会同时面临供大于求、?#24335;?#38142;断裂(偿债压力提升)的多重压力。

四是环?#25345;?#29702;?#35759;?#21152;大,环保支出提升。多年来依靠?#24247;?#20135;和基建拉动的国民经济,一个重要的负面效应就是加大了污染物?#27431;擰?#22240;此,环境保护也自然而然成了“三大攻坚战”之一。

国外压力相比国内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是大家最熟悉的中美贸易摩擦。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令美国越发担心中国科技硬实力。毕竟依靠?#24247;?#20135;创造的GDP高增长并无实质威胁,而科技水平的发展才有可能触碰霸主地位的跟进。因此,自去年以来贸易问题不断往复,且有长期化趋势。

二是国际环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包含英国?#38597;?#22312;内的欧盟分裂情绪不减,有叠?#29992;?#20234;问题在内的地缘政?#38382;?#20214;频发,都对上世纪以来的额国际经济格局造成动摇。

三是多项世贸规则面临重铸。包括WTO在内的国际贸易规则面临升级压力,加之特朗普上任以来不断“退群”,都对现有国际体系和规则造成冲击。中国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20581;?/p>

由?#19997;?#26469;,国内经济转型本就是块“硬骨头”,而国际?#38382;?#30340;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又进一步增加了经济压力。去年以来打破了宏观经济政策的连贯性,去年上半年还在“去杠杆”,下半年就峰回路转,又开始提倡加杠杆的必要性,肯定其积极作用。外部负面冲击不仅削弱了宏观政策的连续性和独立性,更是加重了经济转型负担,倒逼国人“累计裤腰带过日子”。

(作者系昆仑健康保险资管中心首席宏观研究?#20445;?#32463;济观察报宏观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20445;?/p>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观察网立场。
天龙八部手游变态玩法
江苏时时快三 江西新时时中奖qq群 北京pk赛车计划安卓 刮刮乐中奖代码在哪看 棋牌下载现金 福老时时第 澳洲pk10计划 四川时时vv平台 3d开机号开奖号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