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连平:非常宏观形势与逆周期货币政策

2019-07-03 15:09

6月26日,由经济观察报、经观传媒主办的2018-2019年度值得托付资产管理高峰论坛在?#26412;?#33853;幕。本届论坛以“资管新生态 重塑新势能”为主题,邀请金融行业的专家学者和企业嘉宾,共同探讨了大资管时代的行业发展新方向。

1

在嘉宾演讲?#26041;冢?#20132;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指出,受增长动力减弱、贸易保护主义、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影响,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同步放缓。同时,美联储的加息已经结束了周期,为中国货币政策留出了一定空间。但需要注意的是,货币政策空间仍然受到一定程度限制,我国还需要财政政策等一系列相关政策,来针对性地推动内需,逆周期宏观政策力度要相应加大。

以下为演讲摘选:

受增长动力减弱、贸易保护主义、大宗商品价格走低、 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等影响,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同步放缓。?#20998;蕖?#26085;本、美国的国际机构对今明两年的世界经济运行展望都是相对谨慎的,认为经济增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

与?#36865;?#26102;,美联储的加息已经结束了周期,未来降息的可能性明显上升,这对于中国经济、中国货币政策而言留出了一定空间。因此,如果中美货币政策趋同,对中国经济现阶段到未来一段时间都是有利的。

在此背景下,中国的贸易、投资、消?#35759;?#21463;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在贸易方面,由于此前贸易战的影响,2018年中国出口整体状况良好,存在明显的应激式“抢出口”特征,将今年美国的进口需求提前释放,今年以来这种状况继续有所显?#20540;?#26159;已经明显回落。2019年以来中国对美国贸易显著萎缩,1-5月出口、进口增速分别为-8.4%、-29.6%。

制造业是受到此前贸易战影响最大的一个领域。 2018年以来,制造业PMI下降,非制造PMI运行相对平?#21462;?019年5月制造业PMI为49.4%,降到荣枯线以下,市场预期阶段?#32422;?#24369;。三大订单指数都低于荣枯线,新订单和新出口订单指数显著下降,分别为49.8%、46.5%,需求走弱压力加大。

在投资方面,2019年制造业投资增速明显下行。2018年全年制造业投资达到9.5%,然而2019年1-5月只增长了2.7%,增速大幅放缓。增速放缓与贸易相关,因为贸?#23376;?#21709;到整个出口行业的各个领域,加之广东沿海地区劳动力成本?#32454;擼?#22269;内的企业和产业也出现了转移现象。

对于基建投资,自2017年初大幅度回落之后,基建投资在2018年7-8月开始触底,之后在政策调节下回升。之所以出现大幅度回落,一是基建投?#39318;芰康?#21435;年为止大概近18万亿,想要实?#32622;?#26174;的增长,需要投入相当多的?#24335;穡?#20108;是中国基建虽然存在潜力,但是有效需求实?#20013;?#35201;通过项目和金融支持;三是作为基建在现阶段的主体,地方政府的财务状况比较困难,尤其今年以来收入相?#32422;?#23569;,对市场带来了一定影响。随着政策到位和项目落地,下半年基建投资的增长应该是大概率事件,可能会从当前的4%增长到6%左右。虽然从底部来看增速明显,但是相较过去动辄约20%以上的基建投资增速,还是偏低。所以中央政策非常明确,基建投资是一个需要补的短板。

对于?#24247;?#20135;投资,即使在2017年宏观政策偏紧,去杠杆和稳杠杆力度比较大的阶段,?#24247;?#20135;投资依然表现良好。2018年?#24247;?#20135;开发投资增长9.5%,增长势?#26041;?#22909;,今年1-5月增长11.2%。?#24247;?#20135;投资出现大幅度回落的可能性比较小。在需求继续被抑制、购地面积减少的情况下,下半年?#24247;?#20135;投资增速可能会低于10%。

在消费方面,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和收入水平增长下行,消费运行也受到了一定影响,?#30001;?#27773;车和?#24247;?#20135;的成交量下滑,国内消费整体下降。由于国家十分重视消费增长,近来也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包括减税、促进开放、增加进口、提高消费者福利等政策,因此下半年消费运行总体来说可能比较平稳,不会出现大幅度的回落。预?#39057;?019年,消费将实现8.5%左?#19994;?#22686;长,消费增速显著快于投资和工业生产增速。最终消费支出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将达到75%左右,贡献进一步增大。

面对国内贸易、投资和消费受到的影响,我国2019年逆周期宏观政策调节力度明?#32422;?#22823;。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我国已经提出逆周期宏观政策调节,对经济下行压力采取缓解、推动或者刺激的做法,这当中涉及到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税收政策、投资政策、消费政策、?#24247;?#20135;政策、区域经济发展政策等,但其中的核心仍然是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

近年来,我国一系列重要会议包括货币政策委员会季度例会、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财经委员会季度例会等透露出的信息,一是宏观政策要积极应对,坚持逆周期调节;二是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继续较大力度减税降费;三是货币政策?#24247;?#26494;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四是结构性稳杠杆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

对于货币?#26412;?#26469;说,结构性的稳杠杆要求,使?#23186;?#19979;来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向松调整有所制约。结构性稳杠杆是我国重要目标,因此在整个经济体杠杆水平有抬头上升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继续向松方向大幅度调整的可能性很小。货币政策是有空间,但这个空间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从货币乘数来看,五次降准之后货币乘数大幅度上升,流动性非常宽松,已经没有必要再大幅度向下调整准备金率;目前利率处于历史上最?#36864;?#24179;,一年期的存款利?#25163;?#26377;1.5%,现在很多企业表示融资贵,原因在于金融机构在市场风险压力之下实施了相对?#32454;?#30340;风险溢价;从金融机构负债端和?#29992;?#27963;期存款来看,它们对利率的调整也都是不敏感的。

未来货币政策可能以三个方向为重点:一是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推动融资利?#24335;?#19968;步走低;二是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效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三是结构性地发挥金融功能,加大力度支?#31181;行?#24494;民营企业。

总体而言,在逆周期宏观政策调节下,中国经济经过改革、转型和开放,还会继续保持平?#20173;?#34892;,整体是有?#25176;?#30340;。但平?#20173;?#34892;不等于没有波动,中国经济在今明两年将保持在6%-6.5%的增长区间。随着经济形势变化,我国的逆周期调节力度仍会相应变化,主要针对内需来加以实施。货币政策总体上会保持逆周期调节态势。

天龙八部手游变态玩法
福建时时中奖号码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一分赛车是真的吗 福建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专家推荐的彩票号 新疆时时走势图三星基本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有什么技巧 四川时时玩法 福建时时软件app福建 49香港特碼走势图